能直接看的av软件

   白玉染正想着,魏华音回家来该出来跑步,上山锻炼了。

   结果刚放下饭碗,他娘就喊给他说了一门亲事。

   “说哪家都不要!”他油盐不进道,除非说音宝儿,他都不要!

   李氏看了看外面,还怕人听见,拉着他小声讲,“是个好人家,小柳庄的,那闺女长得出挑,你六婶子说可标致了!我也见过,长得标志的很!针线活儿茶饭都好!还识字。一个村没有不夸的!求亲的门槛儿都快踩破了!”

   “我不想听!我也不愿意!”白玉染直接拒绝。

   “你还没听娘说完呢!娘也是为你着想!那闺女生的标志,还温婉大方,不像那些村里的女儿家!你看看就该喜欢了!她家如今在县城里摆摊儿,一天也进账了不少钱呢!等她二哥考中功名,以后多少也能拉拔你们一些!至少不会是娶个拖累!”李氏劝着话哄他。

   白玉染这才知道,她要说的是柳婉姑,顿时眉毛皱起来了,上一世都没来这一遭,怎么会说了这种事?难道因为他没有病重,他娘就开始寻摸亲事了?

   李氏还在劝话,“你看隔壁村那个魏音姑,你肯定听说过吧!就是又黑又胖的那个,分家单过的!那盖的院子,就是柳家出的银子!连个外孙女都这么帮衬!以后不仅不会拖累你,还能帮衬着你不少!这样娘才放心啊!”

   白玉染脸色发黑。放屁!那房子是音宝儿自己赚的银子,还有他送的银子,他们俩的钱盖起来的!关柳家屁事儿!柳家还靠音宝儿发家呢!

   但别人都在议论,那院子肯定不是魏秀才出的银子,也没听他出银子的事儿。是魏华音拿着银子找的人盖,就都议论是柳家和魏华玉拿的钱,没见他们梁家都摆摊儿做生意了,都赚钱了!

   李氏之前看过一次柳婉姑,虽然没看清,但也觉的身条好,脸盘也好,而且没有说赖话的,柳家也的确会做事,算是老实厚道的人家。她也怕人家挑她儿子身体不好,活不长久的话。但二郎这些日子身子眼见着好了不少,像是要大好了。趁着这个机会,赶紧娶进门个媳妇儿!还能挑个好的!

   “二郎!那闺女你见了就会喜欢的!而且这么多人家,她家算是最合适的!”李氏哄着他,还不能让二房听见了,不然插一杠子。她家三郎也正说亲呢!

   纯美心心的下午茶十分

   白玉染不去,要让音宝儿知道他跟女人相过亲,还是柳婉姑那个虚伪的女人,肯定不喜欢他了!他正在筹划赶紧把她娶进门,这个节骨眼上给他搞事情!

   李氏就一直劝他,哄他,说了一堆心疼他,不放心他的话,甚至哭起来,“你把那柳家的闺女娶进门,娘就是死了,也放心,也能瞑目了啊!”

   看她哭起来,白玉染黑着脸出门去。

   魏华音也没有去镇上帮忙,每天来回跑,天越来越热,魏华玉让她逢集的时候帮忙,其他时候能忙得过来。

   杨柳镇逢五逢集,五天一个大集,附近村子的人卖个东西,买个啥,置办东西都会赶大集上来,人也多。

   魏华音也要抽空拾掇院子和院外的地,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忙,就应下了。

   白玉染出了门,见她背着竹筐,扛着捕蛇器和翠姑一块出门,两眼转了转,喊了三房的堂弟,白四郎。

   魏华音之前就说带翠姑上山,一直没有抽出空来,今儿个正好带着她一块。

   “我们是不是上山捡菌子采木耳?我看奶奶晒了一筐子,说都是你捡的!”翠姑也带了个筐子,准备再掐点野菜回家吃。

   “不是!我们抓蛇!”魏华音告诉她。

   翠姑虽然胆子不小,但是怕蛇,一听脸色就变了,“抓蛇?音姑咱别去了!要是咬了,没毒的还好,有毒的会要命的!”

   “所以我给你带的雄黄粉,你要害怕,等这次卖了蛇,买点雄黄酒来抹上。”魏华音说着,拿着长竹竿开始打草,有些蛇不会时时游动,盘在阴暗角落里,难找到。打着草了,惊动它们,才会出来。

   翠姑还是害怕,拽着魏华音,“音姑!卖蛇也卖不几个钱的!去年那个魏老五就是被毒蛇咬死的!咱们回去吧!你给玉姑姐姐打烧饼,也给你工钱呢!”

   “只是挣个外快,不用怕!”魏华音安抚她一声,看前面有一条黑白花的绳索窜出去,“银环蛇!快追!”拿起捕蛇器就冲上去。

   翠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她已经跑的没影了,“音......音姑呢?那个是音姑吗?”

   等回神,赶紧捡起地上的篓子,大喊一声,“音姑等我!你别自己乱跑!”赶紧的追上去。

   这一段时间,魏华音的速度已经练上来了,尤其每天在山上跑,也刻意锻炼,拿着捕蛇器追着那银环蛇就上去。

   她眼神犀利,盯着目标就不放,瞅准时机,迅速下手。

   只是那银环蛇速度飞快,只夹住了尾巴,蛇身疯狂的一扭,翻过来就要咬人。

   魏华音当机立断,立马把它甩出去,直接摔在不远的大石上。

   只听叽哇一声,银环蛇蛇身一阵挣扎,飞箭一样就从大石头边逃跑。

   魏华音迅速劫住路,直接夹住七寸,单独装进一个更严密结实的篓子里。

   此时已经跑出来几里路了,翠姑气喘吁吁的叫喊,“音姑!音姑!你在哪?你应一声啊!”

   “来了!”魏华音听着她的声音,辨认了方向找过去。

   翠姑已经跑的满脸张红,一身大汗,喘着气说她,“银环蛇......最毒了!碰见了都要躲,你还追!”

   “抓到了!走吧!”魏华音上次问过,大点的银环蛇能七八两银子。

   翠姑看了眼,不太敢碰那个篓子。

   “竹筐里装的都是解蛇毒的药草,问过顾大夫的,每次都采上些带着,没事的!”魏华音现在手头短缺,所以需要这种方法挣钱。

   翠姑一听是顾大夫说的,就放下心来,“你饿不饿?我拿了两个野菜咸饼子,正好咱俩一人一个!”

   魏华音嘴角微抽,魏华翠的心和肺......

   “那边有山泉,洗洗手吃吧!”看着她清澈的两个大眼,魏华音妥协。

   “好!”翠姑高高兴兴的应声,和她过去洗了手,一人一个野菜咸饼子,高高兴兴的坐在石头上吃起来。

   这是魏音姑和翠姑的常态,一块玩,和吃。

   张氏知道自己闺女啥性子,所以也不给她带出来好东西,多数是杂面饼子,烙饼里面放点葱花和调料,咸咸的。反正翠姑也不嫌弃,她拿了也是要吃到魏音姑那个无底洞里。

   魏音姑手里经常见钱,买点糖或者小零嘴,然后俩人分分,她大头,翠姑小头,两人都没有怨言,分配愉悦,玩的开心,吃的高兴。

   即便有些小摩擦,魏音姑没有别人玩,翠姑没心没肺,也喜欢找她,很轻易和好,又一块玩。

   魏华音看着她,忍不住眼中带笑,“下午我们去县城,你想吃啥?”

   “去县城?找你大舅吗?你不是说你大妗子看着不好相与吗?”翠姑先想到的就是去烧饼摊儿弄点吃的。

   魏华音笑,“把蛇卖了,买吃的!”

   翠姑连连点头,“银环蛇值钱!那......那买糖吃吧!再买鸡腿!”

   “好!”魏华音点头,吃完饼子催她起来,“再抓两条的钱,也分你一点,随你买啥东西!”

   翠姑一下子来了干劲儿,“你给我的捕蛇器!”拿起来示意她没丢,然后就睁大了两个眼找起蛇来。

   她眼尖,运气也好,她找到了抓不到,魏华音上去抓。

   晌午饭两人都没有回去吃,直接转了一大圈,快下晌了才回。

   白玉染已经骗了白四郎三次,把他骗出来,想用他演场戏,结果等了半天都不见魏华音回来。

   “你到底要干啥?我都说了,别找我!我没见你东西!”白四郎一脸不耐烦,瞥着白玉染心里暗骂,病秧子!

   白玉染眼睛余光往后看着,“你偷拿我钱了!两个银角子,被你拿走了!”

   白四郎一下子眼神闪烁起来,跳起脚,“谁拿你钱了!你个死病秧子哪会有钱!别诬赖人!以为你有病都向着你了!”

   “就是你拿的!除了你没有别人!”白玉染还就是诬赖,银角子不是他拿的,也是三房的人。但看他这个样子,错不了。

   “胡说八道!想诬赖讹人,讹到我这来了!”白四郎呸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

   白玉染上去拽住他,“你不能走!拿了我的银角子,给我拿过来!”

   白四郎顿时一脸凶相,猛地一推,“滚吧你!谁拿你的银角子!废物!”

   “啊啊......”白玉染已经看见魏华音过来了,故意叫的很大声,往后跌倒,然后掉进了河里。

   清源河从这边打湾的地方水流最深也最宽。

   扑通一声掉进去,转眼就不见了人影。

   白四郎猛地一惊,看他掉进了河里,犹豫了下,想去拉,又想着这个该死的病秧子拖累人,死了算了!往四周看了看,赶紧跑了。

   翠姑张嘴指着,就要叫。

   魏华音一把拉下她,“别叫!”

   “河里......河里有人......快淹死了!”翠姑惊震的指着河里。

   “嗯。”魏华音点头,她刚才好像看到被摔下河的人是白玉染,想到他娘正跟柳婉姑提亲,而且柳婉姑和陈氏都有意愿,挺是喜欢他,把篓子塞给翠姑,准备过去救人。

   白玉染还在河里挣扎:娘子!娘子!快来救我!

   她救那个陈二蛋,就亲了人家的嘴儿。虽然是小屁孩......白玉染都拿小本本记着呢!所以也要落水,也要被救!被......亲!嘿嘿嘿!

   他可不是那个小屁孩,亲了他就得对他负责!

   落水的一瞬间,白玉染心里甚至乐开了花。音宝儿!娘子!马上就是!不!已经是了!

   几乎很是欢快的在水里扑腾,等着魏华音来救他。他也的确看见魏华音加快了速度过来了。

   心里雀跃高兴的,仿佛揣了几只小鸟。甚至忍不住想咧嘴。

   扑通一声,一个灰色的身影跳进水里。

   白玉染沉到水里,看着快速朝自己游过来的人,顿时惊愣了。

   不!不要!他不要!!

   挣扎着就往另一边跑。

   娘子!音宝儿!快来救我!我不要别人救!!快来!

   魏华音看到有人下去,而且下水的姿势,游泳技术肯定不赖,就停下脚步,在河堤上看着。

   白玉染使劲儿在水里招手,音宝儿!音宝儿!快救我!

   救他的人以为他吓着了,胡乱扑腾的,上来从后面拉住他,就拉着他往上游。

   白玉染不干,使劲儿挣脱。

   那人以往救人也知道情况,直接钳住他,猛地往上拽。

   哗啦一声,出了水面。这时也有顾家村的其他人赶过来,“哎呀!这不是白二郎吗?不会是投河的吧?”

   一个村都知道他病歪歪,犯病了就半死不活,不犯病的时候,也病歪歪,看着就弱的很,都说他活不过二十岁,更娶不到媳妇儿。

   最近二房再给白三郎说亲,比他还小两岁的白三郎因为嘴甜长得好,很招女儿家喜欢,却没人跟他说。就猜着他可能是投河自杀呢!

   顾青石把人救上来,看他还清醒着,“人没事儿!赶紧去个人给他家里送信儿!”

   立马就有人跑去村里传信儿,喊李氏和白老大过来。

   白玉染满脸的不甘心,忿忿之色更让人认为他是投河自尽,被救了,没死成,不甘心。

   甚至开始劝他,“年纪轻轻的,寻啥死啊!死才是最容易的!你只讲自己过不去寻死,可没想过你爹娘啊!”

   “就是啊!小年轻可没啥想不开的!”

   白玉染怒愤的咬牙,“你才想不开!”他是想投进去,可他绝对没想死!活两辈子,只有音宝儿不在了他才想过死。如今好不容易重新活过来,他能看着音宝儿,能娶她照顾她,他疯了才会寻死!

   他是想让音宝儿救他!也给他来个亲嘴嘴,然后他就能光明正大赖上她!她再也甩不掉他,赖不掉他!

   就差一点,差一点点,下来救他的人就是音宝儿!就是他的娘子了!!

   扭头愤愤瞪了眼顾青石,想报复他。多管闲事!坏他的事!断他姻缘!毁他婚姻!拆他娘子!

   魏华音看他没事儿,就没往前挤。刚才他是被人甩了一把,跌进河里。但也是他先拉人。虽然正准备跟柳婉姑说亲,毕竟八字一撇还没有,也就不愿意多掺和别家的事儿。

   而且时辰不早,她还要和翠姑去县城卖蛇。

   见她要走,白玉染简直要哭了:娘子!别走!我再落一次!

   魏华音没有听见他心里的呼喊,和翠姑大步朝着镇上去。

   翠姑还想说啥,“他是被人推的......”

   “别多管麻烦事儿!”魏华音直接拉走了她。

   那边李氏跑出来,满脸的泪,“二郎!二郎啊!!你是要心疼死娘啊!”

   白老大也急慌慌的过来。

   白玉染直接没事儿,站了起来,瞥了眼上去邀功说救了他的顾青石,忍不住心里骂娘:骂的!为啥救他!?他会水好不!!

   李氏扑上来,哭了一场,心里想了很多,更加坚定要给他把柳婉姑娶回家,娶个比别家媳妇儿都好的娘子!他就再不会做傻事了!谁说啥都不行,她一定要给二郎把柳家闺女聘回来!

   白玉染满肚子气鼓鼓的回了家,也是身子实在渣的很,河水又凉,喷嚏就上来了。

   “阿嚏——”几个喷嚏打的他两眼水汪汪:音宝儿!娘子!!又落空了!

   “二郎啊!你放心!就算娘拼了一条命,也一定让你好!”李氏哭着发誓。

   二房和三房的人都挤在门口。

   丁氏撇着嘴,“大嫂啊!你家二郎这是寻求解脱呢!他这一直拖着病恹恹身子,拖累家里,自己活的也难受!”

   “二嫂说的对啊!二郎这都想不开投河了!”赵氏顺着丁氏的话说。

   李氏擦着眼泪,没有反驳两人,只眼泪啪嗒啪嗒掉。

   白玉染抬眼盯着赵氏看,他的两块银角子就落在她三房了。

   赵氏翻了翻眼,不在意的嗑着瓜子出门找人说话去了。

   魏华音此时已经来到源生堂的药铺门外,“银环蛇你们收吗?”

   掌柜的一听银环蛇,顿时眼神一亮,“收!小姑娘!你们确定是银环蛇吗?”不相信的打量两人,都不像能抓到银环蛇的样子。

   “你看看!上次你们说收,给的价儿比人家高,才送过来的!你们不要,我们还送那边去了!”魏华音打开上层的小口让他看。

   一看确定是银环蛇,身上还有夹的伤,掌柜当即就说买下来。又听她是熟客,给了八两二钱银子。

   一条竹叶青,给了三两半。几条无毒,掌柜为了以后再收蛇,也买了下来,原价给她。大不了回头让伙计跑一趟再卖掉。要笼络住这卖蛇的人。

   魏华音也知道他们的操作,但银环蛇和竹叶青能多卖钱,无毒蛇短个几文钱她也不在乎,拿着钱和翠姑出来,“走吧!买了糖和鸡腿,再买个烧鸡!赶紧回家!”

   翠姑还有些愣神,“音姑!咱们真卖钱了!?真卖钱了!?”

   “小声!”魏华音笑。

   翠姑立马捂着嘴,高兴的不行。

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推荐好友文文《旺夫小哑妻》叶染衣。

   简介:上河村最有学问的宋家三郎娶了个小哑妻。

   小哑妻身段好,模样俏,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,就是不会说话。

   继母说她便宜,五两银子就能换——温婉白眼。

   妯娌笑她命苦,被人欺负都还不了口——温婉白眼。

   算命先生说她旺夫,将来必定锦衣玉食奴仆成群——温婉眉开眼笑:这个好。

   小哑妻谋婚篇

   为给继弟交束脩,继母五两银子卖温婉,要给瘸子做填房。

   温婉捏紧小拳头,坚决不认命。

   知道上河村宋家三郎霉运罩顶,某天在高粱地碰着,她鼓起勇气捞根树枝蹲在他跟前写:你娶我,我旺夫。

   宋三郎盯着她的字看了看,沉默片刻,说:“好。”能直接看的av软件